非量产型脑洞机

即便我们的手中空无一物(engagement)

敦酱生日快乐!

30岁长智齿……太惨了……对不起……



-

 

中岛敦宣布回归魔术界的第一年,用一个字概括,忙——各大魔术组织不约而同地以各种各样无法拒绝的理由邀请他做各种各样大会的表演嘉宾。

 

以太宰治复出表演所在地横滨为起始向东,先是美国加州魔术城堡,然后是德国斯图亚特,最后是泰国曼谷,明天凌晨到成田机场为止,正正好好绕世界一周,完全够开一个小型巡回。而且不知道什么原因,所有的主办方还同时邀请了太宰,导致他被迫随身携带一个只比他小三岁却比他高出半头精力还不知道比他多出多少倍的人形犬类,间接使他经常处于睡眠不足状态。

 

不过,最近影响他睡眠质量的是三天前开始生长的智齿。虽然被太宰发现后立刻切断了对他的甜食供应,医生也说轻微疼痛属于正常现象,但对于睡眠浅的中岛来说这种隐隐约约的痛感却能构成不小的困扰。

 

比如说现在,刚刚结束一场大道具表演精疲力竭到一上飞机就昏睡过去的他还是被生生疼醒,本能地伸出手去摸睡在身边的太宰时磕在了座椅扶手上,这才彻底清醒过来。

 

治那小子哪去了……

 

三天没吃甜食的他闻到太宰的热咖啡的香味,没忍住偷偷尝了一口,被苦得差点吐出来,只得老老实实地把它摆回去,把自己杯子里的温白开喝完了才感觉苦味淡了些。他本来想等太宰回来,结果途中因为实在太累,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睡着了。等再醒的时候,本来靠在他肩上休息的青年也跟着醒了,闭着眼睛问:“又醒了?”

 

“嗯,”他应了一声,然后叹了口气,“唉……”

 

太宰隔着扶手把他圈在怀里,“怎么了?”

 

“龙之介二十岁长智齿的时候,我开他玩笑说他没进化好,没想到我也有这一天,”中岛把遮光板抬起来,望着窗外解释着,“现在一想,三十岁长智齿才是没进化好吧……”

 

“不是三十岁。”身后的人埋到他颈间,闷闷地纠正道。

 

“诶?”中岛听到他这莫名其妙的一句,拍了拍他搭在自己胸前的手背,疑惑地问,“治,你不会是要说我在你心里永远二十岁这种话吧?”

 

“是三十一岁。”太宰继续纠正道。

 

……还不如永远二十岁呢。他边在心里吐槽边自言自语,“……三十一岁?”

 

“是,三十一岁。今天是五月五号。”

 

“五月五号……”中岛一时没反应过来五月五号是什么日子,也就没注意到自己的左手被太宰的两只手悄悄抓住。过了一会,他把两个人戴上了婚戒的手举到中岛面前,轻声提醒着:“是好忘事的中岛敦先生的生日。”

 

飞机恰好穿过了云层,忽然落入窗内的月光把两个人左手无名指上的两只银色戒指照亮,亮到像流星一样,清冷却让人心里发烫。

 

“这是我的生日礼物。”

 

“可、可是现在不是刚十点吗……”他把目光从戒指上移开,看着自己手腕上的手表小声说。

 

“那是因为您还没有从曼谷时间调成东京时间呀。”

 

“……”

 

“祝您生日快乐,”太宰帮他把手表的时间调后了两小时后说,然后顿了顿,问他,“我这次比芥川前辈早了吧?”

 

“……是。”怀里的人无奈地点了点头。

 

“好,那么……

 

“下飞机之后,请跟我结婚吧。”

 

-tbc.


评论(15)
热度(70)

© 椋曜的大脑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