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量产型脑洞机

邪教摸鱼注意

陀思妥耶夫斯基×敦

*中文对话代表英语 *其他语言有标注


这是中岛敦第一次来俄罗斯。

高大瘦削的房客有些强硬地把刚下飞机还不知道要不要调手表时间的他拉上了车,一边踩油门加速一边看着手表,像是在赶时间。

他刚刚经历了将近十三个小时的航班,困到忘记对方不懂日语,简短地说了句“我先睡一会”就靠着车窗睡着了。

 

陀思妥耶夫斯基第一次去横滨旅行时在Airbnb上订了离市中心十分钟车程的一个公寓。

房东是一位年轻的美食专栏作家,开朗到颠覆了他之前对日本人所有的刻板印象——即使语言不通,但他还是能用掺着日语的英语一直说个不停,让他完全没机会解释其实他懂日语。

与他性格完全相反的青年人有着两种颜色的眼瞳,看向他时眼神清亮,让人不知不觉就受到他情绪的感染。尤其说到美食的时候,他眼中两种奇异的颜色就会闪动起来。

他在那时想到了夏夜里缀满明星的贝加尔湖,所以就邀请了他。

 

中岛敦醒来的时候,正好看到漫天星辰。

陀思只穿了件单衣,外套在自己身上。他刚要脱下来,被对方按住了手,摇了摇头表示没关系,然后示意他向前看。

前方不远是星夜下的贝加尔湖。

天空和湖水被远处的地平线分成两个相同的封存着星星的湛蓝宝石。月光倾泻,在湖面铺上一层乳白色的光。近处嫩绿色的草坪被这月光照亮,覆上一层细腻的柔软。

"Я люблю тебя. (我爱你。)"

“诶?”他忽然听到身边人轻和的说话声,偏过头看向陀思,“刚刚那句……是俄语?”

男人点了点头,对他露出一个笑容——他第一次看到他笑,这让他从心底升腾出一股暖流,连带着户外个位数的气温也不是那么难以忍受了。

“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今夜は月が绮丽ですね。(今晚月色真美。)”


评论(3)
热度(27)

© 椋曜的大脑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