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l be there for you.

即便我们的手中空无一物(13)

-

 

在行外人眼里,魔术师们是非常神秘的存在。

 

假如说圈外人有一个能够近距离了解魔术师们的机会,它出现的几率可能比有生之年见到七十六年出现一次的哈雷彗星还要小。对于普通人来说,整个魔术业界的方方面面都很难接触到——这个圈子与现实世界有一道看不见的结界,就像《哈利·波特》里通往魔法世界的九又四分之三站一样。

 

中岛敦一直想打破这个结界。这也是芥川龙之介反对的——因为魔术失去了神秘的特质,可能就不再吸引人。可是他觉得这道结界一直存在,总会影响到业界的发展。

 

而现在,他得到了一个打破它的机会。

 

他刚进门就问正在吃饭的太宰治,“治君,你知道最近收视率很高的那个电视剧吗?”

 

“啊?”本来以为中岛一回来就会先问他国际大赛节目准备情况的太宰治被这一个月以来第一次出现的新话题吓得差点噎住。他喝了口水,看他拿着文件袋向餐桌走过来坐好,“呃……周六晚九点那个?叫什么……《车》?拍得像《头文字D》真人版的那个刑侦剧?”

 

“……你这么一说真的很像《头文字D》诶,它到现在为止所有的故事都发生在高速公路上……不不不等一下,”中岛趁太宰去给自己盛饭,从太宰碗里挖了一口米饭塞到嘴里,然后用纸巾擦了擦桌面,从拿过来的文件袋里里拿出一沓厚厚的台本放到桌面上,“这是《车》的台本。”

 

“诶?”太宰把米饭放到中岛面前,顺便看了眼最上面写着“试镜邀请”的A4纸,发出一个疑问的单音。

 

“之前《车》的导演宫泽先生联系我,说他们需要一位真正的魔术师去演剧中的一个魔术师角色。”中岛边解释着边塞了几口饭到嘴里。他早上被协会的前代表森鸥外叫去帮忙,结果一忙忙到现在,一天只吃了块饭团,“他在日本杯官网上看到了你比赛中的照片,说‘请务必帮我邀请太宰先生来剧组试镜’这样……治君你有在听吗?”

 

其实太宰的注意力全都在他沾了一粒米的左脸颊上,听到他叫自己后点点头,“啊,我在听啊。”

 

“不,你刚刚明明没在听吧……”中岛看着他,露出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打算再说一遍,“所以我刚刚说——”

 

“所以,”对面的人边打断他边放下手里的筷子伸出右手,用拇指轻轻地把那粒米蹭下来,笑着问,“中岛先生还是想问我FISM的节目怎么样了吗?”

 

青年果然还是对这种能够让气氛在一瞬间变得暧昧起来的动作毫无办法,慌慌张张地偏过头,露出红透的耳朵和颈侧,僵硬地点了点头,小声说道:“是……如果治君觉得节目没问题的话可以去试一下……”

 

“好的,谨遵师命,谨遵师命~”

 

他笑着看着中岛红着脸端着杯子去饮水机那里接水,心里升腾出一种不能描述清楚的感觉。最近他很喜欢用各种各样的方法把中岛先生逼到面红耳赤,却又不至于让他察觉自己这种略微有些变态的愉悦。他像是一瓶被自己握在手中的水装得满满的矿泉水,只要稍稍用力,他努力地藏着的那份对自己的感情就会溢出来一些。

 

他知道,那是喜欢。

 

-tbc.


本来打算让织田出场的……结果一不注意又是1k+……



评论(3)
热度(49)

© 椋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