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l be there for you.

也许很突然、但是我们结婚了(17)

我这边lofter最近打开非常耗时 评论回复发出去要三分钟(还不一定发得出去) 我要是没回就说明凉凉(……)总之一直以来非常感谢各位的评论!


- 17 吵架的时候来不及用敬语


中岛敦原来觉得,自己经历过没来得及见父亲去世前的最后一面,而且他们上次说话还是吵架,自己再也没机会跟他道歉,除此之外再没有什么能伤他更深的事了。


但是他反复消化着那句话,像把玻璃咽下去,胸口疼得发不出任何音节,又像是头部受到重击,昏昏沉沉快要站不稳。


他愣在那,喃喃地重复道:“离婚?”


“事务所已经被施压了,谷崎可能还没想好...

也许很突然、但是我们结婚了(16)

- 16 该来的总会来的


太宰治的新年假期和年假连在了一起,而中岛敦的点映行程一直排到了圣诞节前一天。他一个人在家十分无聊,就跑去芥川家帮中原中也监工装修。


“最近的私生饭是不是越来越多了?”太宰蹲在门前看着新装好的指纹锁问。


“上周甚至把锁撬坏了,虽然芥川当时不在,”中原提着活鱼进了厨房,看着太宰跟过来嫌弃道,“说起来你怎么又跑来蹭吃蹭喝?你家小鬼不是会给你提前做好吗?”


太宰理直气壮,“总不能每天都麻烦他早起啊。”


“哈?”中原刮好鱼鳞,一刀把鱼头剁下来,“所以就来麻烦我?”


“中也...

终于抽空摸了一下垂涎已久的青年敦敦

*原作设定 然而大量私设、捏造含有

*写完才发现没什么明显cp倾向 大概是太敦太的cb吧

顺便求求山竹让我明天放假吧


四年又四年,无论多念旧的人都会在不知不觉间丢掉一些东西。


对于太宰治来说,是吃了好久的同一个牌子的蟹肉罐头、是墓园附近鲜花店里新鲜得有些刺鼻的味道、是换新宿舍时在衣柜角落里终于发现的火柴盒。


是什么时候掉在这的来着……他收进大衣口袋,边想边伸手去够最高层的床品,另一双手比他先拿下来。


“我来吧,太宰先生。”...


也许很突然、但是我们结婚了(15)

- 15 生病的我不是真的我


中岛敦主演的《不同》在十月参加了东京国际电影节,拿到了最佳导演和最佳男主角两个奖项,十一月在金马影展播放后也获得了海外观众的好评。电影讲述了双胞胎受到父母关注度不同、被忽视的哥哥和被溺爱的弟弟从而导致人生轨迹不同的故事。整部电影的场景都是双胞胎的房间,其他角色很少出现,基本上是中岛十分出彩的单人演出。电影具体上映日期还没有确定,却已经有了大片期待的声音。


十一月初,太宰治主演的《宫崎老师的笔记》上映。电影本身改编自平成最后夏天的甲子园决赛,从棒球队顾问老师的角度来描绘的校园生活。剧情不复杂,太宰扮演的性格胆小懦弱的顾问老师宫崎在...

也许很突然、但是我们结婚了(14)

- 14 喂食play不能解决所有问题


太宰治到了福泽事务所反倒是变得忙了起来。江户川乱步推了所有的综艺邀请,为他争取到国木田独步导演新电影的主演。然而是他最不喜欢的热血高中的励志题材,而且国木田导演要求极为严苛,他还要被关到训练中心三个月去增肌。


“我不要变成肌肉怪啦——”中岛敦在午休时间接起他的抱怨电话,迷迷糊糊地安慰完再睡下时,梦到自己被肌肉加强版的太宰公主抱,醒来之后心动了很久,导致下午入戏困难。他这边是一人分饰两角的家庭剧情电影,由去年获得日本电影新人奖的田山花袋导演,片场氛围轻松到让太宰羡慕到流泪。不过电影计划只用两个周拍完,从早到晚在北部的乡村...

也许很突然、但是我们结婚了(13)

- 13 可以吗


截止八月底,樱下周刊订阅量跳跃式上涨。从七月底开始,每周新刊都有两页篇幅报道太宰治相关内容。先是和织田作之助片场不和,再是和中岛敦结婚一周年后感情冷淡,紧接着是两个人婚姻合约曝光,最后是太宰治缴纳巨额违约金离开原事务所前往中岛所在的福泽事务所。


中岛从陪六月底太宰过完一周年纪念回来就被派去随钟塔影业在英国为即将上映的《I or L》做两个月的宣传,由于时差大行程紧以及太宰跟他联络时半句话没提国内的事。等他今天上午回事务所,看到在休息室坐着的太宰的时候还以为自己睡眠不足到出现了幻觉。然后,他对着社长、江户川乱步和太宰,花了半小时消化“太宰先生...

也许很突然、但是我们结婚了(12)

那天 我终于试对了lofter的密码(……)


- 12  因为稀少所以珍贵


今天剧组拍摄的医院停电,等发电机调试完再赶上进度时已经是凌晨。大家都在盯着监视器前的导演,等他说那句“辛苦了”等得眼冒绿光,结果换来一句:“看大家状态不错,正好现在凌晨两点,休息一下把那场急救戏拍完再走吧。”


如果我有力气一定把剧本摔到他头上,累到快在板凳上睡着的太宰治想。“拍完这段就有三天假期了,”站在旁边的樋口一叶及时地按住他拿着200页厚剧本的胳膊把剧本抽出来,把焖烧杯放到他手上,“中岛先生刚送过来的。”他立刻睁开眼站起来环顾片场一圈,没看到中岛的影子...

也许很突然、但是我们结婚了(11)

- 11 只不过圈子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太宰治很容易就接到了新剧本,虽然不是主演,但是是畅销医务小说改编的土曜剧。中岛敦本来很高兴,直到他偶然从太宰的新经纪人樋口一叶那里听说主演是织田作之助,心情就复杂了不少,连早上叫他起床去片场送他上事务所的车都有些自己没察觉到的不情愿。


“今天是外景吧?休息的时候记得多喝水。”中岛拍了拍挂在自己身上的人的肩,小声对他说衬衫要蹭皱了,对方还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他无奈地转头向樋口说:“麻烦您提醒一下太宰先生,之前我和他在海滩拍外景他很容易就中暑。而且天气热的话他也没食欲,如果有条件的话尽量选清凉或者流质的食物。”...


也许很突然、但是我们结婚了(10)

-10 冲动消费也不一定是坏结果

这是太宰治第五次在黑暗里去摸手机。看到屏幕上的凌晨三点零五分时,他才发现自己是难得地失眠了。事实上他从来没失眠过,无论是受记者狗仔私生饭侵扰的大热时期,还是被雪藏后没日没夜地想着如何自杀的最绝望的时期,他的作息时间一如既往地规律,就像是为了脸上那副好皮肤已经形成了机械似的新陈代谢。

太宰又强迫自己闭着眼翻来覆去地在床上滚了五分钟,终于放弃,伸手把床头上的夜灯打开,拉开抽屉翻了半天没看到面膜,才发现这是中岛敦常睡的那一边的床头柜抽屉。他合上后坐了起来,去洗了脸取了面膜敷好之后,索性蹲到那边挨个抽屉翻起来。

上层里除了几本他看不懂的中文书,竟然还有他都快忘了...

也许很突然、但是我们结婚了(9)

-9 不说不代表不在乎


“你闲着没事查小鬼干吗?”


中原中也把两个塑料文件盒扔到茶几上,躺在沙发上的太宰治放下正显示着匿名论坛的新帖《王子酒店偶遇!没图有真相》的手机,轻飘飘地说:“你管那么多干吗?”


“啊——”中原瘫倒在单人沙发上,“公司再不把我换回去管芥川我要死了。”


“喂,你把外套脱了再瘫!”太宰硬是把他拖到地毯上把风衣扒了下来。虽然他知道中原没什么可能性蹭到什么脏东西,但他穿的深色风衣万一真的不小心沾到什么也很难用肉眼看出来,他可不想忙了一天的敦晚上回来还要洗沙发套。太宰心满意足地把风衣挂到门口的衣架上,假装听不见...

1 / 3

© 椋曜 | Powered by LOFTER